2016年-2017年

2020-05-23 21:27

而位于成都高新区天府三街619号的“泰合国际金融中心”,则是泰合集团在成都高新区投资建设的高端综合体物业。项目建筑面积约8万余平方米,计划打造为一个涵盖集团总部办公、总部金融中心、酒店、商业等多业态物业的高端项目。该项目亦在“泰合系”出售的资产包之列。

工商资料显示,远泓生物成立于2016年3月16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四川星慧酒店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有100%股权。远泓生物实际控制人为黄明良,其涉足的产业遍布生物科技、房产开发、酒店管理、教育培训等领域。

然而,以9月25日泰合健康收盘价4.92元/股测算,泰合集团间接持有的泰合健康股权市值仅为4.29亿元,即便算上一致行动人王安全的股份,合计市值仅为5.67亿元。

事实上,中意泰合健康控制权的投资人不少,且已有多位投资人接洽泰合集团,但因双方报价悬殊而未能成行。

而“泰合系”最优质的资产则为上市公司泰合健康的控股权和部分医院资产。

无论如何,这次控制权转让闹得不欢而散,黄明良前期支付的收购款“有去无回”,变成了泰合集团的债权。由此亦可看出“泰合系”流动性之忧。

问题出在了交易细节上。5月18日,远泓生物向泰合集团支付1.2亿元的预付款,随后双方签署框架协议。6月6日,因远泓生物未对四川华神做尽职调查,而双方在债权债务等方面未能达成互信,进而导致未能签署正式股份转让协议。尽职调查工作结束后,泰合集团和远泓生物经多次协商未果,且分歧进一步扩大,致使谈判无法继续进行,其后双方终止了谈判。重组最终泡汤。

今年5月27日,泰合健康发布复牌公告称,成都远泓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远泓生物”)拟受让泰合置业持有的四川华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四川华神”)6148万股股份(股份占比85.99%)。股份转让后,远泓生物将成为四川华神的控股股东并取得泰合健康的实际控制权。

两个独立信源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泰合系”欲出售的资产分布在大健康、教育、酒店、房地产板块。以房地产板块为例,位于成都市锦江区东大路1号的“泰合国际财富中心”已经易主,该项目号称总投资40亿元,是泰合迄今为止在成都投资规模最大的房地产项目,规划建设涵盖住宅、酒店、商业、写字楼的高端综合体,占地约76亩,总建筑面积约43万余平方米。

“王仁果参考当初的投入成本要价,但投资人则结合目前的市场状况出价,价格悬殊很难达成交易。”前述参与谈判的投资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这些交易与日俱增。仅以日最高存款为例,泰合健康在思源农商行日最高存款余额在2016年-2017年期间分别达到1.10亿元、2.20亿元。

“黄明良原计划投入一定资金收购获得上市公司股权,再利用杠杆融资支付余下的款项。但泰合集团需要现金,这导致双方分歧较大。”接近此次交易的一位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此外,泰合健康控股股东四川华神的债务问题也是阻碍此次重组的因素之一。

王仁果不断出售泰合健康的资产,获得的现金则存放到思源农商行。这些巨额现金无疑扮靓了思源农商行的财务数据。反过来,思源农商行则成为了“泰合系”的增信工具。

教育板块亦是“泰合系”的优质资产之一。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获悉,这一板块主要包括四川文轩职业学院、四川经济专修学院、四川文轩职业技术学校。这些资产包的报价超过10亿元。

除此之外,由于公开资料所限,“泰合系”是否从思源农商行获得贷款不得而知。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的结果显示,2016年-2017年,在泰合集团或泰合集团高管向法院所申请的五份诉前财产保全措施中,思源农商行均扮演了“担保方”的角色,其保全金额超过12亿元。而这些诉前财产保全纠纷不少仍在进行当中。

根据中国证券报此前统计,2015年8月28日,王仁果从“华敏系”手中接过四川华神72%股权,以此间接获得泰合健康18.08%股权,该笔交易对价为13亿元;2016年6月6日-2017年3月27日,王仁果父亲王安全从二级市场集合竞价买入泰合健康2155.11万股,占泰合健康总股本的5%,耗资2.68亿元;2016年12月9日,“泰合系”成员单位——四川广安思源酒店有限责任公司受让泰合健康旗下位于十二桥路37号新1号的科技综合楼(华神大厦),耗资0.98亿元。仅上述几笔交易,“泰合系”投入的真金白银就达16.66亿元。

黄明良在四川当地开发了多个房产项目,且与泰合健康实控人王仁果比较熟,经常在一起出席活动。但这次的股权转让于7月13日终止。

一方面,“泰合系”积极向思源农商行“输血”。泰合健康及其控股子公司成都中医药大学华神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成都华神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四川华神钢构有限责任公司均在思源农商行开立账号。此外,泰合健康789名员工被要求在思源农商行开立工资账户。